八零后女茶王赵露: “竹窠肉桂”为何逆袭了其它的“肉肉”?
2018-02-09

   八零后女茶王赵露: “竹窠肉桂”为何逆袭了其它的“肉肉”?

    八零后女孩赵露高端岩茶论克卖,此事经《中国商人》首次报道后,在茶友中引起不小震动。

    我们又一次聚会,是第四届马连道全国斗茶大赛结束好久之后。此次大赛,岭秀红茶业有限公司选送的“竹窠肉桂”一举夺得肉桂品类的茶王。

    这是一次逆袭。

    因为在顶级岩茶的世界里,历来是牛肉(牛栏坑肉桂)和马肉(马头岩肉桂)统领江湖,竹窠肉桂居然PK掉众多对手,这刷新了大家的视野。

    那一天听赵露讲竹窠肉桂的身世,我们喝的不是牛肉,也不是马肉,而是有些“岩韵”的老枞水仙。赵露身着特殊西装面料做的茶服,里衬则是一种名贵的“香云纱”,据说是一位隐居深山的师太亲为裁缝。这茶服的清静优雅,无法掩饰她自由自在的朗笑声。



买来茶青制茶王


    赵露是一位学者型的茶人,常行走于各种坑涧之中,寻找好茶的原材料,用各种工艺实验制作不同山头的茶。她自己说是在玩茶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喝到竹窠肉桂,是一场偶然的邂逅。在武夷山游走时,她来到血统很高贵的一片茶山——北苑贡茶所在地。早在宋代,北苑贡茶就是富有代表性的茶山,进贡给皇家的龙团凤饼就是在这里研发而成的。明朝建立后,朱元璋为削减开支,下令废掉龙凤团饼,并对宋代的散茶制作工艺进行改良,逐渐发展出绵延至今的乌龙岩茶制作工艺。

    近代以来,以牛栏坑、马头岩等三坑两涧为代表的高端正岩茶产区时来运转,大名在外,同处正岩产区的北苑贡茶反而不为人熟知了。竹窠尚有两百多亩老枞水仙,是目前有据可查树龄最老的一片茶山。我们喝的带有岩韵的老枞水仙,是2013年所制,即出自这片茶园。

    由于久未受人关注,竹窠的这片茶山至今保持着良好的生态。毗邻老枞水仙的,有一片更小面积的肉桂。赵露选送的肉桂,就是从竹窠茶农手里买来的茶青叶子。

“我身边的客户和我自己都是岩茶的爱好者,大家平时都寻找自己喜欢的小众茶。忽然间你喝到一款茶,它的清凉气息就足以吸引你的注意力!”

    赵露说,牛肉的特点是霸气,滋味饱满而强烈,很狂傲地霸占了你的口腔久久不肯离去。马肉是柔中带刚缓缓地给人舌面微麻的感觉,茶汤滋味非常细滑回甜度高。竹窠肉桂完全不同于牛肉和马肉,有来自于深涧的类似于薄荷味的持久清幽、内敛、醇和之美。

    这种清幽的岩韵,赵露说早年在某些产自深涧的岩茶中也偶而有尝到过,但是近年来随着气候变暖以及茶叶生长环境的改变,这种带有浓郁深涧薄荷气息的独特滋味是在逐渐减弱的。

    “竹窠肉桂却有明确的清凉感!”赵露无法抑制自己的狂喜,决心要定购一些茶青,看看能否把竹窠肉桂特有的气息通过到位的制茶工艺保存下来。



刘安兴师傅善用火

    一款高端岩茶的问世,除了上好的茶青,制作工艺是尤为关键的保障。在武夷山的顶尖茶师中,赵露有多位技术合作伙伴。不同的茶师制作不同的茶,个人的性格都会在茶里明显地体现出来。

    比如,赵露在茶学院的师兄陈孝文,偏好突出岩茶中霸气的一面。他做的茶,茶汤呈现橙黄色,滋味丰富而饱满。刘安兴师傅是赵露素所敬重的敦厚长者,生活简单,温文而雅。他做的茶亦如本人的风格,茶里柔中带刚的个性,茶汤柔柔软软绵绵滑滑,就像太极茶,颇堪回味。

    这批斩获茶王桂冠的竹窠肉桂,就是由刘安兴师傅监制的。

    提到岩茶的工艺,那种环环相扣的严谨要求,每一道工序都必须到位的高标准,注定了顶级岩茶的制作是一个艰难的过程。特别是岩茶的焙火,就其温度和时间长短有足火、中足火、中火等不同火工级别的要求。火工不同的茶,新茶与经过陈放的口感也会有迥然不同的表现。

    焙火讲究“黄金焙点”。即茶叶上焙笼后,制茶师傅和焙火工人常是不眠不休的,上焙笼4小时后,每隔1小时就要试喝一下,直到找到他们认为最好的黄金焙点为止。没有达到黄金焙点,或者错过了黄金焙点,茶汤有些浑浊,滋味会出现茶水分离的单调感,这种茶汤在口腔里会感觉比较空,滋味不相融合。因而焙火这道环节是最重要的收官环节,一款好茶之前所有的努力,都要收好这道关才算没有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赵露又快活地大笑起来。她说2015年5月份只有7、9、12是晴天,这批竹窠肉桂就是在9号采的。但是在寻找黄金焙点的过程中,差点把刘安兴老师的心给“焙焦”。

    在焙第三道火时,这批茶已经焙了8个小时,刘安兴老师试喝后认为已经可以下焙笼了。但是,赵露继续坚持,还想再多焙一会——她太想通过焙火把竹窠肉桂的特性发挥到极致了!

    过了10分钟,刘安兴老师想了想,又催促下焙笼,赵露毅然继续坚持。

    又过了10分钟,刘安兴老师再次试喝,再次催促下焙笼。

    如此,在刘安兴老师再三再四的催促之后,多焙了半个多小时的竹窠肉桂终于被请下焙笼。

    在安兴老师身边学茶多年,赵露很少看到他这样的“焦灼感”:多年来潜心制茶,他的心已经与茶叶融为一体,出神入化地把握着茶在每个环节的走向。但这一次,焙笼上的茶在等待着“黄金焙点”到来时,他的心却经历了一番煎熬。



顶级岩茶,更需要“工匠精神”

    谈到茶叶市场当前的困难和未来的打算,赵露认为茶行业和其它行业一样,定期的挤泡沫是短期的调整,也给予了真正做茶人一个好机会,有助于大家练好内功,对未来的消费群体需求有一个更清晰定位。她的追求仍然是让更多人喝上好的岩茶,以研究的态度,以工匠精神制作出更多有特点的好岩茶。

    赵露所体验的工匠精神,是一种产业链上下游的专业协作,以及每个环节的把控能力。在这种高标准的管控下,每个环节的人都可以术业有专攻地做好分内之事。通过这样的协作与整合,才可以制作出品质稳定的好茶来。

    比如,在江浙和安徽等省份,如今仍传承着长期供应外单过程中形成的精细竹编工艺的流程要求。甲方会提供设计图,以及每个工艺环节的精确标准。为了运输便利,当地农人砍掉的竹子通常会从山上滑下来,但高端定单的甲方运输要求却是每根竹子都要套上特制的布套,由人力抗下山。甲方这种运输要求是以每根竹子原有价格多支付

    60元的运输成本去实现的。他们认为,竹子皮的第一层和第二层才是上好的,直接滑下山会被损伤。

    “精细竹编工艺和技术标准,以及质量控制的很多环节都值得我们茶人去借鉴。”赵露说:“我要特别呼吁我们的消费者,高品质产品一定是需要高成本,需要专注的工匠精神才能创造出来,我们一定要给上游的生产者以合理的利润,才可以踏实安心地喝到高品质的茶。”

    一个富有工匠精神的制茶师,他不只是看重衣食无忧的收入保障,而且会有一种做出一款好茶的使命感。由于多年来对制茶的高标准和严要求,赵露在武夷山茶农心中的地位颇高。

    “我曾给赵露做过某一款岩茶!”,许多茶农会以此来证明自己是个有水平的制茶师。赵露喜欢从茶师、茶农和工人身上看到这种荣誉感。

    赵露说她对茶性的体味有赖于佛教信仰的帮助。她所能想象的幸福,就穿梭与都市和山野之间,心无杂念地制作与推广朴实无华的好茶。当熬夜焙茶时,她也喜欢给过度困倦的工人们讲信仰:你看茶叶也有轮回生命,他的命在你手里。你虔诚用心对待它,它的生命因你而有价值,甚至非常昂贵的价值。要是不好好做,它的一生就结束在在你手里。

    类似的聊天,渗透了赵露和乡亲们一起度过的一个个制茶之夜。以至于,当茶叶终于下焙笼时,他们再去喝自己刚做的茶,“仿佛喝的不只是茶,而是一种信仰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,赵露也是比较“扣”的人,她要是送过你一次“一泡五六百元”的顶级牛肉,第二次一定是马肉,第三次一定是正岩水仙。她也承认自己是武夷山著名的“赵扣扣”:因为好茶来之不易,所以珍惜每一泡茶。

    不过,在某些场合,赵露会是不假思索,冲动式的,茶人的天性展露无遗。记得在第四届斗茶大赛曲终人散时,京城已是凛冽的黄昏。在马连道党群活动中心一楼展示茶服的一家企业正要收摊,赵露一听立马从二楼跑下来。她风卷残云选了七八件衣服,只有一件是给自己选的。另外的几件,她说要给自己的师傅、师兄和工人们:这些衣服太值了,样子也好看,他们穿上一定会喜欢的!



    人物简介:

    赵露

    岭秀红茶叶有限公司创始人、董事长。

    北京茶业商会副秘书长

    2015第四届马连道全国斗茶大赛肉桂茶王大奖得主。